ag贵宾厅开户网址|官方

ag贵宾厅开户网址|官方news

2018-10-12 17:38 浏览:655

舆情报告 | “问题疫苗”事件处置须透彻,极力避免塔西陀陷阱

“长生生物问题疫苗事件”给这个炎热夏天更增添了几分波动和焦躁。事件首发于7月15日,却在一周之后的7月22日,伴随着社交媒体上一篇《疫苗之王》文章的刷屏,疫苗成为人人关切、人人谈论、人人焦虑之事。

从公众情感上来看,疫苗事件在每个人的朋友圈刷屏,在每个微信群热议,成为每一个大V、小V和草根博主绕不开的话题。道理一点都不复杂,每个人心里都有数。答案就是:孩子。自从鲁迅喊出“救救孩子”之后,这句话就成了中国人最大的公约数。从“红黄蓝”到“问题疫苗”引发不小的舆情地震,究其根本,皆因如此——“什么都好说,就是不能伤害孩子。”

从互联网舆论事件来看,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又形成互联网上新的海啸,每隔一段时间,这样的海啸就会在中国互联网上来一次。事实证明,互联网舆论事件已经成为中国的一种现象,彻底“管住”它们不现实,我们唯有以正确的方式面对这些事件,譬如此次舆情事件——“问题疫苗”事件处置须透彻,极力避免塔西陀陷阱。正如西方谚语:魔鬼就藏在细节里(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这些看似正常的流程,其实隐藏着一个又一个魔鬼。而一个又一个漏洞百出的细节,可能酿成的是灾难,疫苗事件一旦处置不当,摧毁的是国家公信力,最后形成一个“塔西佗陷阱”。值得注意的是,“问题疫苗”事件引爆舆论后,大量政府的权威信息陆续登陆舆论场,国家领导人先后多次发声,成为此次舆情事件处置的拐点。

ag贵宾厅开户网址|官方舆情数据分析室对“长生生物问题疫苗事件”的发酵过程和有关声音进行了回顾与梳理,试图分析这场舆情事件身前和身后的故事。

事件发展回顾

2018年7月15日

一场飞行检查,揭露狂犬病疫苗记录造假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告,称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长春长生)生产的狂犬病疫苗被发现存在生产记录造假等问题,已被责令停产,并收回GMP证书(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证书)。据《界面》新闻报道,此次调查起因为生产车间老员工实名举报。(来源于《澎湃新闻》)

2018年7月16日

长生生物股价跌停 部分股东减仓套现(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18年7月17日

长生生物公开回应,请消费者放心

长春长生母公司“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长生生物)发布声明称,所有已经上市的狂犬病疫苗均为合规产品,请广大使用者放心。(来源于《澎湃新闻》)

2018年7月19日

一次处罚公告,狂犬疫苗一波未平,“百白破”疫苗一波又起

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长春长生收到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百白破”疫苗旧案的处罚决定书。该处罚书称,长春长生生产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批号:201605014-01)“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按劣药论处。同时,没收库存疫苗186支,罚没款总计约344万元。(来源于《澎湃新闻》)

2018年7月20日

案件潜伏近9个月引质疑 消费者心难放难安

吉林省食药监局在其官网公开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落款处日期是7月18号。此时,距离吉林省食药监局对这批25万支销往山东的问题疫苗进行立案调查(2017年10月27日),已经过去将近9个月。这期间,长生生物从没有在公告及2017年年报中对此予以披露。(来源于中国之声《新闻纵横》)

2018年7月22日

新媒体文章《疫苗之王》刷屏,举国震动

《央视财经》发文指出,疫苗问题,必须彻查。期待建立完善的监管机制和快速应急机制。新华社指出,疫苗问题容不得半点闪失,比“失效”更可怕的是“失信”。  

7月22日晚11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发布题为《李克强就疫苗事件作出批示: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的文章,文章指出:“李克强总理就疫苗事件作出批示: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2018年7月23日

习近平总书记对“问题疫苗”案件作出重要指示

7月23日,正在国外访问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件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求有关地方和部门要高度重视,立即调查事实真相,一查到底,严肃问责,依法从严处理。习近平强调,确保药品安全是各级党委和政府义不容辞之责,要始终把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放在首位,以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决心,完善我国疫苗管理体制,坚决守住安全底线,全力保障群众切身利益和社会安全稳定大局。

此次疫苗事件的舆情态势依旧呈现两极化趋势,一方面是权威媒体多次发声,凤凰网、澎湃新闻、人民日报评论、南方周末等主流媒体跟踪报道,通过理性报道、树立全面认知、意图掌握潮流;另一方面是朋友圈转发各类蹭热点、绕视听、蹚浑水的自媒体文章,通过主观臆测、阴谋推测以博取网民流量、带歪舆论节奏。疫苗事件,牵动了亿万中国人民的心,也开启了全民讨论的网络现象。

舆论发展梳理

7月15日至7月21日,问题疫苗事件已经发酵7天,但并未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强烈关注。以《澎湃新闻》为例,在官网检索“疫苗”为关键词,统计出这7天内对疫苗事件的报道共计30篇,而7月22日一天的有关报道就有26篇(数据统计截止2018年7月22日18点20分)。  

7月22日,一篇名为《疫苗之王》的自媒体文章在朋友圈得到广泛转发,成为引发舆论对问题疫苗事件进行评论和分析的点火索。

此后,媒体和公众对该事件的关注度、热议度呈现极速爆发趋势,持续攀升。央视新闻、《人民日报》、人民网、新华网等主流媒体纷纷发声。

微信图片_20180725100350.jpg

7月15日至7月21日,问题疫苗事件已经发酵7天,但并未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强烈关注。以《澎湃新闻》为例,在官网检索“疫苗”为关键词,统计出这7天内对疫苗事件的报道共计30篇,而7月22日一天的有关报道就有26篇(数据统计截止2018年7月22日18点20分)。

7月22日,一篇名为《疫苗之王》的自媒体文章在朋友圈得到广泛转发,成为引发舆论对问题疫苗事件进行评论和分析的点火索。

此后,媒体和公众对该事件的关注度、热议度呈现极速爆发趋势,持续攀升。央视新闻、《人民日报》、人民网、新华网等主流媒体纷纷发声。

微信图片_20180725100405.jpg

问题疫苗事件舆情的情感属性分布

负面情感的舆论更多聚焦于民众,尤其是父母们对疫苗安全、监管措施的焦虑和担忧。谢娜、汪峰等明星父母纷纷在个人微博表示了自己对该事件的震惊和愤怒。

中性的讨论倾向于在疫苗案之后为焦虑的人们提供科学、客观的解答,如健康类公众号丁香医生于7月22日发表的《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后,每个人都该知道的7个答案》。

带有正面情感的讨论则主要集中在网民对问题疫苗事件积极讨论、商讨对策,以及官媒对问题事件进行适度的舆情疏导、敦促相关部分尽快回应。

通过对网络舆情内容进行分析,可以发现网民的主要关注点是两款涉事疫苗和涉事企业。网民对国家药监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有关监管部门也较为关注。此外,与该事件类似的三鹿奶粉事件、因该事件卷入舆论漩涡的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康泰生物等公司也吸引了网民一定的关注。

blob.png

主要舆情热点

1、如何妥善处理“问题疫苗”带来的善后问题?

在此次事件中,问题疫苗到底流向了哪里?该怎么处理?已经接种了问题疫苗的公众百姓该怎么办?这些关于如何妥善处置问题疫苗所带来的后续处置问题成为公众和媒体关注的焦点。

正如中国之声题为《四问长生生物百白破疫苗旧案:25万支劣药今何在?》的文章中直接发问——“究竟有多少疫苗流入市场?是全部封存了,还是的确有孩子注射了问题疫苗、有多少?有没有孩子因为问题疫苗患病、健康受损?家长们如何判断自己的孩子接种的是不是问题疫苗,有无救济渠道?”

几乎同一时间,澎湃新闻报道指出:“吉林省食药监局7月20日在其官网公布了上述处罚决定书,此时距离这一批逾25万支销往山东省的不合格百白破疫苗被调查已近9个月,决定书未公布疫苗效价不合格原因,而生产记录、召回情况等证据材料亦未公开”而“涉案25万支百白破疫苗多少已被使用?澎湃新闻未能联系到吉林省食药监局或长春长生公司对此置评”。

2、为什么会出现疫苗不合格?如何避免出现疫苗不合格?

此次疫苗事件产生的原因,以及如何防止再次出现同类事件,是媒体和公众关心的热门话题。而对于一个问题的处理往往要从其发生的源头入手。

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发布名为《解局|关于疫苗,公众的恐慌该如何平息》的文章,表示“关于这类疫苗如何监管,2005年6月1日正式实施的《疫苗流通和接种预防管理条例》,为如今的局面留下了可乘之机。条例中说,疫苗生产企业可以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接种单位、疫苗批发企业销售本企业生产的第二类疫苗;疫苗批发企业可以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接种单位、其他疫苗批发企业销售第二类疫苗”,制度原因成为其关注的重点。

其在文章中还指出“一言以蔽之,监管中的漏洞,才是核心问题”,“漏洞,正是从三者(食药监总局、卫生计生委、公安部)之间的权力与责任分配”来,这“是疫苗事件带给我们很深的启示。”

人民日报发布评论强调:“一方面是,政府机构在疫苗生产、使用上的监管,需要更有力”,“同样重要的是,企业不能为了追求利益,把儿童的健康和家庭的幸福当做谋取非法利润的代价”。“对于问题疫苗,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每次事件中找到问题的根源,否则就会陷于‘亡羊补牢’的被动之中”。因此,要关注“如何强化事前事中事后的全链条监管,形成疫苗安全管理的长效机制?如何加强处罚力度,让企业不想、不能、不敢有违法行为?不仅要严肃追责涉事药企,更要规范市场秩序、完善监管制度,避免类似事件再次上演。”

新京报在题为《疫苗焦虑,何以解忧?》的文章中则指出,“权利与公共性息息相关,有公共讨论、公共参与、舆论监督,才能有各个群体的公共性,以及获得更好的公共服务。然而,遗憾的是,很多人像斑马一样,安静的吃草,即便同伴被狮子吃掉,只要不是自己就毫不关心”。

3、如何追责?谁来追责?

本次问题疫苗事件中的生产厂家“长生”公司成为媒体和公众讨论的焦点,对于涉事主体,应该如何处置?媒体和网友集中发表了观点。

检察日报发表题为《疫苗生产记录造假,致歉就能了事?》的文章,表示“虽然针对生产记录造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对长春长生进行了行政处罚,但该企业声称的该公司所有狂犬疫苗‘没有发生过因产品质量问题引起不良反应事件’,也不能排除该企业有构成刑事犯罪的可能性。”文章中还引用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的言论,其表示“长春长生涉案疫苗生产记录造假的具体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网友对于事件追责事宜,也颇为关注:比如在疫苗事件之前,曾经签发《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的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阳被免职,而曾经在三鹿事件中被处分的国家药监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在几年宦海沉浮后,在此次疫苗事件爆发时,已曾担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一年多,是否有“拍子举起、轻轻揭过”之嫌,以往追责“污点”历历在目,如此吊诡行为,百姓怎能放心。

4、如何消除公众的疫苗焦虑?

疫苗事件是社会公众关心的热点事件,尤其是疫苗的接种人群往往是未成年的孩子,祖国的花朵,因此,每当问题疫苗事件出现时都会导致公众产生一定的焦虑情绪。

对于此,人民日报发布名为《一查到底,方可纾解疫苗焦虑》的评论,表示“当此之时,更应该用‘权威的真相’来回应公众的疑问:‘生产记录造假’的具体情况如何?对疫苗功效有何影响?之前的疫苗是不是存在同样的问题?问题‘百白破’疫苗流向了何处?这需要各地卫生部门、疾控中心和食药监部门迅速行动起来,作出翔实调查,及时发布权威信息,安抚社会情绪,疏导公众焦虑。这是应对围绕疫苗出现的舆情时,最关键的一环。”

blob.png

湖北日报刊发疫苗事件相关新闻,打消湖北区域民众疑虑

事实上,公众担心疫苗失效,更担心道德失序与监管失灵。从经销商到制药企业,从接种单位到疾控中心,少数人为了追求利益,把儿童的健康与家庭的幸福当做谋取非法利润的代价,这再次提醒我们,“没有诚信、同情心这些最基本的道德观念,市场经济就会引发灾难”,健康的市场不仅要“喻于利”,更应该“喻于义”,应该流淌着道德的血液,应该遵循起码的道德底线。而在疫苗的生产、销售与接种过程中,到底存在怎样的监管漏洞,是否存在监守自盗的利益合谋、官商勾结的黑箱操作?问题的出现正是改革的契机,不仅要严肃追责涉事药企或公职人员,更要规范市场秩序、完善监管制度,这样才能避免类似悲剧的重演。

疫苗之潮,为何如此汹涌?

1、问题频繁出现,疫苗成为代表性公共卫生负面话题  

八年前,着名揭黑记者王克勤的一篇调查报道《山西疫苗乱象调查》开始,此后基本每隔一段时间,涉及“疫苗”问题就会成为舆论中心。此次问题疫苗事件,是过往问题未得到彻底解决的延续,从而激起了一个舆论持续关注的痛点。

2、事件涉及范围较广,有关部门未在事件被曝光之初做出及时回应

本次长生生物疫苗案,涉案疫苗高达25万支,影响范围极广,受影响人数众多。当话题具有民众性,自然会引发大规模的舆论讨论。在受众范围极广的同时,有关部门在事件被曝光之初没有及时回应,相反屡见“删帖”新闻。这让大批群众对于多少疫苗流入市场、封存疫苗的后期处理、问题疫苗的可能影响与解决方案等问题产生大量讨论,激发了事件负面情绪的发酵。

3、受影响人群为儿童群体

在本次疫苗案件中,受疫苗影响的一方为年龄较小的儿童。出于对于弱小群体的同情与保护,舆论对于长生生物疫苗案出现了一定的负面情绪。此外,由于此前曾经出现的“红黄蓝”虐童事件事件,对于中国儿童成长的讨论也为此次长生生物疫苗案的舆情发酵增添了一份力。

4、事件初期的处理结果并未达到民意

在长生生物疫苗案初期,民众对于吉林省食药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也表示了极大的不满。处罚决定书显示,对于涉事百白破疫苗,共没收违法所得85.88万元,并处违法生产药品货值金额三倍罚款258.4万元。25万支问题疫苗,加起来才罚了344.29万元,质疑声不少。相较于受到影响的25万支疫苗来说,300余万元的罚款显得过于“温和”。与此同时,案件作出处理的时效也是该案引起广泛关注的原因,食药监局的处罚决定,距离百白破疫苗旧案立案已过近9个月之久,而距离狂犬病疫苗事发仅过了三天。在处理的时间线上,间隔时间的蹊跷成为了讨论的话题。

“问题疫苗”舆情事件反思

此次疫苗事件,网上一篇文章就能掀动如此巨大的舆情,它反映了人们对食药安全的普遍担心。一方面,中国食药的安全生产和监管措施都在进步,另一方面,现实食药安全的水平仍满足不了人们的要求,这两个方向的真实情况社会都能感知到。政府在遇到新的危机时,只要急公众之所急,采取坚决处置措施,推动对漏洞的机制性封堵,公众尽管仍会抱怨,但能够看得懂政府在努力、尽力。

从星期天晚上开始,大量政府的权威信息陆续登陆舆论场,虽然一些人出于各种原因在第一时间展现出“穷追猛打”的姿态,但那些信息还是起作用了。随着星期一公安机关对长春长生立案调查的工作全面展开,事态的进一步清晰、有序一定会逐渐形成。

互联网舆论事件意味着巨大压力,这种压力既是促动治理进步的正面推力,同时也会带动泥沙俱下,使一些负能量沉渣泛起。政府方面既有责任防止事态朝着消极方向发展,又应致力于将舆论事件转变成推动解决问题的契机,而后者应始终是处理舆论事件的主要方向。

由于互联网是开放的,内外一些破坏性势力又很愿意借助网上舆论事件兴风作浪,这很容易影响我们对互联网舆论事件性质的认识,干扰官民共同努力推动进步的注意力。这个问题高度敏感、复杂,但多数情况下舆论事件的主因在国内,我们对此须有清醒认知。

舆论场需要不断进化,逐渐建构出抑制破坏性元素在互联网上发酵的能力,使得建设性批评最终成为互联网舆论事件的主流。互联网舆论场要与中国主流价值体系更多实现对接,这是它在中国保持长期影响力的重要前提,是它逐渐在中国主流化的必由之路。

我们能够清晰感觉到互联网舆论事件在影响中国治理的节奏和议程,放大它们的建设性,化解它们的非建设性,已经成为中国现代治理能力建设必须破解的考题之一。互联网发端以来,自带了一些非中国传统的建构元素,而它又与中国社会形成最紧密的交织之一,做好这道答题,既会是困难的,又将对中国的长远发展有着某种决定性意义。